收藏本站
[公司资质]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智能而出 >

展览现场:广东当代艺术研究·后岭南文献作品展

时间:2019-01-07 19:2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8年12月19日上午,由广州美术学院、岭南画派纪念馆主办,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协办的广东当代艺术研究后岭南文献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以后岭南与青年艺术论坛的形式拉开了展览的帷幕,为青年艺术家提供一个交流和学习的平台。 邀请了本次参展的十位

  2018年12月19日上午,由广州美术学院、岭南画派纪念馆主办,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协办的“广东当代艺术研究·后岭南文献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以“后岭南”与青年艺术论坛的形式拉开了展览的帷幕,为青年艺术家提供一个交流和学习的平台。

  邀请了本次参展的十位艺术家(左起):方土、李东伟、黄一瀚、苏百钧、陈新华、王季华、李劲堃、左正尧、周湧、黄国武。

  “后岭南”与青年艺术论坛由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和岭南画派纪念馆学术总监韦承红主持

  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范勃为艺术论坛致辞:三十年过去,“后岭南”绘画为广东和中国当代艺术进程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并成为广东当代艺术发展,乃至全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展览作为广州三年展的平行展,也非常契合三年展的主题“诚如所思:加速的未来”。这些文献是“后岭南”艺术家的艺术轨迹,当年心怀梦想,勇于尝试的岭南艺术家们,成为中国美术的重要力量。在此,我们看到非主流往往意味着前瞻性和超越性。希望今天的展览和论坛能够成为激发青年艺术家继续前行之地,承担起勇于挑战、善于思考,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广东当代艺术走向未来的重担。

  韦承红:岭南画派纪念馆重点研究广东近一百年来的美术发展状况和代表性美术家,对近现代以来不同历史阶段的重要艺术家、美术现象进行梳理。我们先后做了“岭南画派在上海”“国画复活运动与广东中国画”“百年雄才”“扬时代之光”等项目,“后岭南”作为代表本土的美术现象,是中国当代美术的重要一环,他们代表了改革开放大潮下中国南方艺术家对美术的反思与变革诉求。因此我们挖掘本土美术现象,把当时大家认为的非主流美术现象纳入了本馆的研究范围。

  李劲堃:这个展览呈现出广东中国画创作的重要一部分,这个群体的艺术主张能够延续三十年左右。很有意思的是,当时被视为非主流的探索,逐渐变成一个被美术馆研究的重要项目,而且这些人现在在广东美术界发挥着巨大的骨干作用。展览用这样的方式开幕是为了营造一个开放话题的空间,我希望青年艺术家把我们作为一个成功或失败的案例进行剖析,开创自己别开生面的创作探索。广州美术学院以及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等单位都大力支持广东青年艺术家的探索。

  陈新华:今天看到大家很感慨,当年的意气风发,现在都已白发苍苍。八九十年代是美术思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但是我对艺术的很多想法并不是开始于那时。后来看的东西多了,自己对艺术的想法越来越清晰,想通过画面把自己的想法呈现出来。我从事中国画教学工作,需要天天上课,天天临摹,并给学生示范。在学生时代,陈金章老师一直要求我们要注重技术,画好树石,我花了大量时间去练习树石。这些经历都对我后来的创作很有用处,让我在画这些所谓的抽象作品时不会空洞。

  苏百钧:感谢当年有好的老师,正所谓名师出高徒。也感谢有一批好的同学,可以一起学习和成长。更重要的是广州美术学院拥有宽松的创作环境,我们可以吸收新的理念和观念。希望青年艺术家要“做学问”,即有思辨的能力,不断提出问题,不断研究,这样才会有创造力。

  王季华:我很喜欢传统花鸟画,特别是宋代花鸟画,但是传统花鸟画对于我来说不够爆发力。年轻时骨子里比较叛逆,看到奥基弗的画就很想学。这些作品是当时在一种完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尝试的创作。我很希望在保持和尊重艺术本体语言规范的情况下做一种新尝试,这样会比较有章法,并且有规律可循。

  黄一瀚:回顾这几十年的经历令我非常感慨,我的东西与当时广州美术学院的气质是格格不入的,要感谢我的导师杨之光先生对我的鼓励,还要感谢陈金章老师、梁世雄老师、陈振国老师,他们以仁厚之心包容了我,并没有把我赶出美院。这次参展的艺术家他们作品的面貌都是不同的,但他们的基因是一致的,都是来自于杨之光先生和陈金章先生、梁世雄先生这些大师们的培育。他们画面有共同特点,就是笔墨非常好,而且色彩强烈。

  左正尧:“后岭南”走过了三十年,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三十岁,这个展览也筹备了三年,有三个“三”,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正好可以诠释十位艺术家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艺术主张,不同的创作理念,它是多元的。我们这十个人经过三十年的积累探索,伴随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一起成长,而且“后岭南文献作品展”呈现的作品也是印证了广州美术学院的教学理念,它温和,不像北方艺术那么激进,它很踏实的一步一步走过来。

  陈金章:看了他们的画,我很高兴。他们积极的面貌和追求,真正体现出艺术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广东文艺界就需要这种活力,这样才能推动艺术的发展。广东这个土地,就是应该出现有眼界、有思想、有想法的画家,新的人才就应该一浪推一浪。习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让我很感动,中国四十年出了很多新人才,令我高兴的是广州美术学院这四十年里也出了很多新人才。希望大家有时间去多看、多创作。

  李东伟:这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在他们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就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怎么样画画,怎样把艺术推广。杨小彦老师和梁江老师也都在我们这批人中间,同时也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并带给大家鼓励。到了“85思潮”和“中国新文人画”现象的出现时,大家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样把广东的特色认真地做一个整理。这次“广东当代艺术研究·后岭南文献作品展”中的艺术作品,就是我们每个人在当时对艺术的不同探索。

  周湧:如果说我们要记载改革开放四十年,在国画方面绕不开“后岭南”,或者说只有“后岭南”这一个选择。因为这批人非常贴切、真实的把艺术跟社会连在一起表现出来。我们那个时代,国画系的教学要求“基础教育要严,创作要宽”,这个“严”“宽”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指导性。展览展示的这些作品,不论是艺术上,还是技术上都值得称赞。然而对于“后岭南”的相关研究,还需要我们的不断整理与完善。

  方土:“85思潮”是对我思想冲击最大的。对于当年参加“后岭南”的展览,我把它比喻成人的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会有叛逆期,会离家出走,通过离家出走来找到自信。我们就是在这样叛逆的阶段产生了“后岭南”。艺术的道路漫长且艰难,我们结伴前行走到今天。这个展览花费了很多精力,不仅是宣传我们自己,而是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自己的影子。因为不久的将来,任何一段历史都是有意义的,只要你有针对性的做一件事情,都会被历史记住。

  黄国武:我们年轻的时候,从事艺术是件很艰苦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青苗计划”,也没有青年画院,好在“后岭南”有我的前辈、老师,受到他们的关照指导,这对我的成长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这次展览展示的都是我90年代的画,我整理这些画的时候,有些画自己都忘了,感动当时可以画的这么好。有的时候条件艰苦,不一定是坏事;现在的条件好,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感谢有一个氛围,有一个集体,有一种人,大家一起前行。

  梁江:我认为“后岭南”不是艺术流派,他的最大的价值不是艺术上,而是在于思想上。它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巧合,我们需要把它放在广东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语境中去理解。这批年轻人不满意当时的艺术的状态,他们要追求变革,要追求新的东西。“后岭南”实际上是一个口号,我们以广东艺术上的变革思潮来定义,它的价值与意义不比当年岭南画派出现要差。我们对当年的弄潮者怀有敬意,希望美院的青年学生们能从这些老青年身上找到艺术再革新的动力。

  杨小彦:我从事艺术史研究,做艺术史的好处是找材料,其实也没有那么严肃,我们整天在一起玩。这个玩很重要,因为大家在一起自由率性,没有什么隔阂。历史过去了三十年,当时的年轻人成为大家,成为美术界的主流,成为主导领军的人物,再过三十年就会轮到现在的年轻人。其实今天看来,当年这群年轻人是想维持一个高格调的艺术发展,维持岭南画派固有的创新精神,想与众不同。

  林蓝:今天参展的一半艺术家都是我的老师,当时对于一个学画少年的我来说,老师们的作品非常触动我,让我发现了绘画的多种可能性和遵循自己内心的可能性。没想到这次展览用立体的方式展现出那个时代,那种状态,让我也回到了学生时代,为艺术而迷茫探索的时代。我要送给台上在座的十位我尊敬的艺术家,还有少年时给我激动的艺术家,也要给比我们更年轻的后来者一句话,“做一个勇敢的人,做一个好奇的人,做一个坚定的人,翻山越岭事竟成”。

  陈新华 《周鼎汤盘见蝌蚪·深山大泽走龙蛇》 280cm×388cm 1998年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ttp://www.eu-gamer.com为您提供大量免费的,波色表,提供优良的十二生肖排名波色表的全方位服务。六开彩波色表,波色表永久不变 港京图库,2018最新波色表,六合彩波色表